中文
主办单位: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承办单位:中国国际投资促进会
支持单位: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
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:
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大连 深圳 广州 武汉 哈尔滨 成都 南京 西安 济南 杭州 合肥 南昌 长沙 大庆 苏州 无锡 厦门 沈阳 长春 南通 镇江 宁波 福州 青岛 郑州 南宁 乌鲁木齐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 金融
资金面再现冰火两重天 定向降准并非货币转向
发布时间:2017-09-29 11:14
文章来源:一财网
作者:
责任编辑:杨轶欣

9月28日,央行公开市场上进行了700亿元逆回购操作,完全对冲当日到期量,结束了连续三个交易日的净回笼。

随着季末时点来临和国庆长假将至,资金面整体呈现“银行松、非银紧”的特点,上交所国债质押式回购利率GC001一度攀升至14.5%,而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利率则多数回落,7天期品种DR007加权价报2.9673%,较前日下跌15.04个基点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采用定向降准等手段,激励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。分析认为,此次“定向降准”绝非货币政策转向,意在向实体释放流动性,且“定向降准”的标准较此前更为严格,有利于稳固当前金融去杠杆的成果。

银行松、非银紧

季末长假前,资金面再度出现“银行松、非银紧”的冰火两重天的特点。

28日,交易所利率高开后低走,尾盘二度上攻,上交所国债质押式回购利率GC001一度攀升至14.5%,全日加权平均利率达到了7.7350%;深交所国债质押式回购利率R-001收报9.5%,加权平均利率达到了7.0670%。

据了解,和前两个季度的跨季需求不同的是,9月末需要管理的头寸要兼顾国庆假期。以28日为例,包括隔夜品种在内的各个期限利率均因跨季需求全面走升。

国泰君安固收首席覃汉点评称,长假前最后几天资金面持续紧涨,紧在跨季、紧在非银。存款类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相对平稳显示,资金面紧张并非来自央行源头,问题仍在于存款类机构向非银机构的传导路径上,包括超储偏低下融出意愿较低、货币基金在新规即将实施背景下收紧对非银融出、非银自身加杠杆行为下的资金需求上升,均可能是造成资金面结构性紧张的原因。

尽管今日交易所利率尾盘陡升,但一位资深银行人士表示,银行间资金面今天并不没有交易所那么紧。

从银行间市场质押式回购利率也可略见一斑。银行间隔夜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1报2.9320%,较前日小幅上行3.5个基点;7天期品种DR007加权价报2.9673%,较前日下跌15.04个基点;14天、21天期回购利率较前日也明显回落。

一位交易员还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到,下午三点以后,银行间市场有不少人都在以加权减点的成本融出隔夜资金。

兴业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唐跃在本周稍早前就对记者分析称,季末交易所利率继续上行的可能行是存在的,但三个月期为主的Shibor(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)仍然比较稳定,说明银行体系并没有出现系统性的紧张。

另外,唐跃认为,月底随着财政资金的投放,也可以对紧张局面带来一定程度的缓解。央行昨日也在公开市场业务公告中表示,临近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,可一定程度对冲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。

展望10月,第一财经记者整理发现,国庆后至10月底,公开市场上有4800亿元逆回购即将到期,另外还将有4395亿元MLF(中期借贷便利)到期。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,考虑今年央行始终保持MLF超额续作的操作特征,长期限资金供给大概率覆盖需求。另外,二、四季度是财政支出最多的时点,财政存款的释放将为银行带来较为充足的货币来源。总体来看对资金面保持乐观。

定向降准并非货币政策转向

昨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“定向降准”也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,分析人士认为,此次“定向降准”绝非货币政策转向,意在向实体释放流动性,且“定向降准”的标准较此前更为严格,对金融资产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,有利于稳固当前金融去杠杆的成果。

27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,“对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、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及农户生产经营、创业担保等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定向降准,并适当给予再贷款支持”。

三季度以来有不少业内人士提出,M2(广义货币)增速的连续走低和资金面的波动背后是银行超储率的低位运行,降准的必要性有所提高。

但根据国务院的表述,此次“定向降准”不同于传统降准,且和之前的定向降准相比,标准更为严格。华创证券固收分析师吉灵浩分析到,按照此前定向降准的标准,“三农”和小微企业贷款需达到一定比例: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%,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%;或者,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%,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%。

“此次进一步增加了‘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’这一约束条件,更加强调对真正意义上的‘微型企业’的信贷支持。”吉灵浩称。

一位保险资管人士也对记者分析到,尽管流动性分层的问题长期存在,但传统“降准”可能无法保证释放的流动性传导至实体经济,更不利于巩固当前资金“脱虚向实”所取得的成效,此次“定向降准”意在实体,对资产价格影响有限。

中信建投固收首席分析师黄文涛认为,“定向降准”更多体现为货币政策的结构性效应,所以并不意味着央行政策转向。相反,“定向降准”以后,传统“降准”的希望将更加渺茫。

“传统降准加快货币派生速度,在资产市场存在较强的信用派生机制下,降准对资产市场的影响远远超过实体经济。”黄文涛认为,而“定向降准”对房地产、股票等资产市场的影响相对较弱。通过此次“定向降准”等结构性工具,可以提高金融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,激发小微企业投资积极性,同时也可以避免大水漫灌式的刺激而加剧结构性失衡。

 

相关新闻